从废柴少年到千亿富翁,他是如何实现逆袭?

编辑:柯乐2019-09-05 20:04:37 关键字:小说,废柴少年,天才邪医

从废柴少年到千亿富翁,他是如何实现逆袭?

第一章

灯光璀璨的滨海市,热闹喧嚣的步行街。

此时一个脸色苍白,骨瘦如柴的少年,光着脚光着脚一摇三晃的走在街上,状如醉酒。

周围的人群纷纷对衣衫不整,浑身酒气,形如疯子的他投去了鄙夷的目光。

少年深深呼吸着有些炽热且浑浊的空气,模糊的双眼看着自己微微有些颤抖的双手。

“这是哪儿?”

“我不是在玄羽宫守着鸿蒙太虚炉吗?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?”

 他努力的回想着究竟发生了什么,刚才他正在利用鸿蒙太虚炉炼制丹药,运行至第六个大周天的时候,不料炉中的轩辕帝火外泄,灼热的帝火冲散了他的躯体,仅有的一缕神识掉进了这个名为苏羽的少年体中。

“天意,真乃天意。想我堂堂神域宗鬼医门十万年的仙鹤帝尊,竟一时疏忽,落得如此下场,大劫如此,真乃天意啊。”

记忆中,这个叫做苏羽的少年,在酒吧里饮酒过度,酒精中毒死在了包间之中。

“罢了,罢了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”

“苏少威你走,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,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,要不然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“嘿嘿,我说你也真是的,想我那没用的废物弟弟,有啥好的?倒不如跟着我算了,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。”

苏羽的精神和身体正处在极其不稳定的重合阶段,所以眼神迷离,神情有些恍惚,但是却凭借着本能走到了他自己的屋门前。

此时门口一男一女正在争执着什么,似乎是那个男的想要闯进门,而那个女的却死死的抠住门框不许。

站在屋子里面努力想要合上门的,是一个美得让人心中悸动的女子,但是看见苏羽之后,脸上的表情,却像是寒冬里的冰块一样,那样的冷漠。这个人是他的妻子马晓璐。

但是苏羽知道,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感情,马晓璐只不过是马家为了和苏家获得生意往来的牺牲品而已。

而此时她手臂上那块触目惊心的淤青,正是苏羽昨天从她手中抢走钱的时候大打出手所留下的。

因为苏羽本来就是私生子,加上从小精神还有些问题,游手好闲不务正业,基本上已经被家族彻底放弃,能够给他娶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,更多的也是让苏家看上去比较有面子。

站在门外的这个和苏羽有几分相似的男子,名叫苏少威,是公认的苏家未来的接班人,被家族寄予厚望。

而他对马晓璐垂涎已久,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“窜门”,而懦弱的苏羽,却从来都不敢说上一句话,所以苏少威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。

看着苏羽回来,两个人几乎同时愣了愣,然后把目光落在了苏羽身上。

“哼,废物还知道回来啊?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。”苏少威冷哼一声,不屑的出言嘲讽道。

苏羽慢慢的走了过去没有说话,只是回头冷眼瞟了瞟苏少威,也就在两人目光交汇的一刹那,让苏少威感到诧异的是,苏羽居然没有的闪躲。

反而从苏羽眼中折射出的光芒,高傲得让苏少威浑身觉得有些不自在。

他从来都没有在苏羽的眼中看见过这样的神采。这种眼神给苏少威一种,自己在他的面前,如同蝼蚁一般弱小的感觉。

而苏少威当然不知道,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的,却已不是以前苏羽,他是十万年渡劫成仙,神域宗鬼医门的掌门,又号“仙鹤帝尊”,所谓“仙鹤一眨眼,阎王也犯愁。”。

在这样一个人的面前,苏少威确实渺小得像是蝼蚁,甚至连蝼蚁都算不上,只不过是一颗漂浮在宇宙之中的尘埃罢了。

“你个废物长胆了是不是?瞪什么瞪?”片刻之后,苏少威反应过来,他似乎在和苏羽对视的过程之不自觉的落了下风,略微有些慌张的说道。

苏羽摇了摇头,本想一挥手,直接将这个碍眼的家伙扇到九霄云外去,可是刚一抬手,却发现自己现在法力全无,只不过是一介普通凡人而已。

“滚!别让我再看见你。”苏羽没有再多看苏少威一眼,淡然道。

而当苏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马晓璐也是一惊,纤细的手指捂住了嘴。

她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,这样的话,居然能从苏羽的口中说出,懦弱的他怎么敢在面对苏少威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?

“你说什么?”苏少威有些恼羞成怒,已经卷起衣袖,大有动手之势。

他不明白,以前看见他,就像是老鼠看见猫一样的苏羽,今天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,居然敢说这话。

“我说这是我家,让你滚,记住当我第二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会是一个死人。”说完之后,苏羽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马晓璐。

后者好像是有些害怕一般,给苏羽让开了一条道,让他走进了屋子。

苏羽不惧的态度,再一次让苏少威震惊,刚想伸手拽开房门冲进去痛扁苏羽一顿的时候,房门趁他不注意“啪”的一声被合上了。

“咚!”

苏少威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房门上,站在门口嚷嚷道:“苏羽,你给老子滚出来。”

只不过,一连叫了好几声屋子里面的人也没有任何的反应,苏少威又是重重的几脚踹在了门上。要不是顾及苏羽还是苏家的人,如果把他怎么样向家里面不好交代的话。

现在的苏少威肯定已经想方设法的破门而入了。

“呸,你这个没用的缩头乌龟。”苏少威愤愤的对着铁门臭骂了一句,转身离开了这里。

苏少威心想:拽什么拽,我想收拾你能有一百种方法。只要我回去给老爸把你在外面那些事情一说,就说你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,想要用房子做抵押,到时候这房子就一定会被收回去,你就等着睡大街去吧。

听见苏少威离开的脚步声,马晓璐像是送走瘟神一样的长长出了一口气,还好刚才的苏羽回来得比较及时,要不然她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。

再当马晓璐回头的时候,苏羽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卧室,紧紧的关上了房门。

坐在床上的苏羽心里面回想着,外面这个女人是他的结发妻子,但是这段婚姻却名存实亡,根本就没有夫妻之实。

苏羽曾经几次三番的想要对马晓璐用强,但最终都没有得手。而且苏羽还会经常对马晓璐大打出手,现在看来痛苦对方,同时也折磨自己。

苏羽不希望他的修行被尘世的凡情所困扰,而这段婚姻也没有继续的必要,找个时间离婚,这也是马晓璐一直以来的愿望。

苏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现在当务之急是稳定自己的神元,如果仅有的一缕神识再从这个身体里面游离出去,那他可就要灰飞烟灭了。

站在客厅之中的马晓璐,在听到苏羽关门声的时候方才回过神来。有那么一刻,女人的第六感让她觉得这个苏羽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。

以往苏羽回来的第一件事情肯定是要钱,当然马晓璐不会乖乖的就给他。

随后两人就会激烈的争吵,折腾好几天之后苏羽就开始恼羞成怒,开始砸东西,最后大打出手强行从马晓璐手中抢走钱,继续他花天酒地的生活。

可这一次截然不同,没有大吵大闹,反而还出人意料的怒斥苏少威,在马晓璐记忆中,这恐怕是苏羽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也就在马晓璐以为苏羽真变了的时候,客厅里面残留的酒气却提醒了她,这个人或许根本就没有变,刚才的一席话只不过是酒壮怂人胆而已。

房间之中的苏羽盘腿坐在床上,双目微闭开始调息。

“从头再来,这一次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,以前走了不少的弯路耗费了不少的时间。这一次《六道轮回经》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第二章

经过一个晚上的调息,苏羽在身体里面将《六道轮回经》的炼体一篇,运行了整整三遍。

随着不断的运行,他觉得身体开始变得舒畅起来,神元总算是和身体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。

《六道轮回经》的炼体一篇,最主要的作用,就是让身体进行洗髓。就像是一个容器,要让它变得干净,同时增加空间,这也是修炼的第一步筑基。

万丈高楼平地起,如果基础不够牢靠,不光大厦不能盖得更高,而且随时都有倾倒的风险。

苏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睁眼发现自己全身的皮肤之上布满了一层黑色的淤泥。这就是炼体的结果,能够清除身体里面的垃圾。

苏羽推开房门走了出去,看了看马晓璐的房门,发现房门紧闭。但是苏羽清楚,马晓璐不在家里,这个时间点她应该已经去了公司上班,关门是害怕苏羽进她的房间乱翻东西。

苏羽走进厕所洗了个澡之后,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。在冰箱里找到了半截萝卜,吃完之后开门走了出去。

炼体之中最为困难的一个地方当属“紫极灵瞳”,而在地球上依靠每天早晨太阳初升东来的紫气,是加速“紫极灵瞳”修炼的不错选择。

昨天晚上在梳理记忆的时候,他就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去处,滨海市东边的海岸,那里不仅能够吸取东来的紫气,还能够吞吐浩瀚的海气。如果地球上的灵气不是十分匮乏的话,海洋之中应该有不少的灵气,对于炼气筑基大有益处。

……

又是整整的一个上午,苏羽盘坐在沙滩之上,感受夹杂着浓浓海气的海风,此时的他一双眼睛里,似有丝丝的紫色丝线不断地旋转,最后汇聚于瞳孔之中。

突然苏羽眉头一皱,愕然惊奇:“如此强大的阴气,莫不是……”

苏羽在刚才的吐纳过程之中,感受到海气之中混杂着一股纯净的阴寒之气。

只见他站起身眺望淡蓝色的海面,他可以断定,不远处的海底定有一处阴眼。只可惜现在的他没有足够的实力,否则那里将是一个得天独厚的修炼之所。

此时此刻烈日已经高悬于天际,尚属肉体凡胎的苏羽自然是抵挡不住骄阳的炙烤,加上一个上午的修炼早已腹中饥渴。

可是家里冰箱中的半截萝卜已经吃了,身上又没有钱,想来真是麻烦。

“等过段时间炼制一些聚灵丹,应该就不用为吃饭这样的事情犯愁了。”苏羽一边在心里面想着,一边往前走。

一颗聚灵丹,起码可以让一个普通人三天不吃饭也不会感到任何的饥饿感。

……

“老板,你们店是要招学徒吗?”苏羽在大街上转了好久,终于看见一家名为易福馆的中药店外面贴着招聘启事。

想来身为一代医仙的他,在这里工作应该再合适不过。

老板陈福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,戴着一副眼镜身体微微发福,看了看苏羽随口说道:“你是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吗?”

苏羽本想说自己是神域宗鬼医门毕业的宗师,可是想了想,只怕说出来不但没人相信,还会被人当成是个笑话,于是道:“不是。”

陈福随手从桌上抽出了一张药方,递给了苏羽道:“照着这个药方抓药给我看看。”

苏羽接过来看了看,这是一个普通调理身体的药方,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。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苏羽就已经抓好了药方上的十几味中药。

“好了。”

这一简单的动作让陈福惊得眼镜差点掉在地上,因为整个过程,苏羽根本就没有用到戥秤,仅凭手上的感觉就抓好了一副药,这让陈福觉得非常不可思议。

陈福仔细的看了看,确定分毫不差。

又看了看苏羽,不禁觉得这个人可不简单,咽了口唾沫对苏羽道:“月薪一千二,中午包饭,明天上班。”

第三章

翌日清晨,苏羽发现客厅茶几上用一本书下面压着两百块钱。这是马晓璐上班的时候留给他吃饭的,但是他并没有拿,收拾收拾前往了易福馆。

“下面插播一条新闻,昨日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现一例高烧持续不退患者,疑似新型流感入侵,专家提醒广大市民最近气温突变,注意身体,如有发烧现象请及时就医。”此时易福馆墙上的电视播报着实时新闻。

易福馆中。

一听到这个消息,陈福两个眼睛突然一亮,一拍大腿对苏羽说道:“小羽,商机来了。你看着店我要出去一趟,今天可以提前下班,明天我也不在,你记得来看着店就行了。”陈福说完之后转身拎起一个皮包,开着店外的面包车离开了。

刚刚的这条新闻对于拥有商业头脑的陈福来说,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商机。

如果滨海市真的爆发大型流感,那可是大捞一笔的好机会,所以现在他要马上去进购一些抗普通感冒的药,到时候价格肯定成倍的往上翻。

陈福离开之后,店里面就只剩下苏羽一个人,他动手抓了一些药,碾碎之后制成了一个活血化瘀帖。

由于陈福不在所以苏羽早早的关了门,回家发现马晓璐还没有下班,他就自己动手做好了饭菜,炼药制丹对于他来说是家常便饭,所以做饭自然也驾轻就熟。

看着炉火不断地燃烧,苏羽下意识的伸手去触摸天然气跳动的淡蓝色火苗,结果一阵炙热的疼痛感传了出来。

事实再一次的向他证明,他现在是肉体凡胎,承受不住炙热的烈焰。

做好饭菜之后,苏羽自己先吃了,然后将马晓璐的一份留在了电饭煲里面保温。

他在心里面想着:这样两人共处一室却一言不说,实在是有些折磨。

所以苏羽决定待会儿马晓璐回来之后,就和她说离婚的事情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房门打开了,马晓璐走了进来,一想到工作一天回家还要做饭,她就心生疲态。

看着苏羽坐在沙发上回头看着她,她顿时觉得有些尴尬,正当她准备走进厨房做饭的时候,苏羽轻咳一声开口道:“那个,我有事儿要和你说。”

马晓璐眉头一皱,一旦苏羽有事儿要和她说,八成是离不开钱。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又会要多少。

马晓璐放下手中的皮包,刚想坐在沙发上,却看见茶几上早晨她留下的两百块钱,苏羽并没有动:难道说,这一次不是要钱?

马晓璐心里面想着,但是却没有开口,静静的等着苏羽的下文。

“我们现在什么状态我想大家都很清楚,我也不想耽搁你,你还年轻,不应该被捆绑在这种不幸福的婚姻上,所以我想什么时候,我们把婚离了吧。”苏羽看着马晓璐淡淡的说道。

马晓璐整个人都震惊了,或者她的心里面应该感到狂喜,她不知道多少次和苏羽提出过离婚,甚至是哭求,但都遭到了对方的拒绝,而现在苏羽居然主动提出,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苏羽吗?

“哦,好,可是明天周六民政局不上班,下周一吧。”马晓璐愣了好半天终于开口道。

苏羽点了点头,随后站起身准备继续进屋修炼,可是刚走出去了两步,却又停了下来。

马晓璐以为苏羽会反悔,只见苏羽从自己的包里面取出了在药店随手制成的一个活血化瘀帖,递给了马晓璐,指了指她的胳膊说道:“这个,你拿去用吧,对你的伤有帮助。”

看着马晓璐接过了那个活血化瘀帖,苏羽转身走进了房间。

关门继续修炼,今天的他运行《手太阴肺经》消耗了太多的灵气,所以必须要加快修炼才行。

马晓璐的手中拿着散发着淡淡中草药气息,携带着苏羽体温的活血化瘀帖。

“苏羽……他这是在关心我吗?”这是马晓璐又一次觉得苏羽变了。以前的苏羽从来都只顾自己,哪里会在乎别人的死活。

结婚两年,马晓璐生过几次病,但是苏羽却连简单的嘘寒问暖都没有,但就在要离婚的时候,却让她感受到了一点点家的温暖。

不过一想到马上就可以离婚,马上就可以摆脱这个她一直都想要摆脱的婚姻,马晓璐深吸了口气,笑着走进了厨房。

只不过当她看见电饭煲里面剩下的饭菜之时,差点想要狠狠的抽自己两个耳光,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包括刚才苏羽对她说的话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梦境。

“这是苏羽做的饭?他什么时候也会做饭了?”马晓璐心里面想着,但是却抵制不住菜香,拿起筷子吃了一点。

味道居然比赛百味餐厅里面大厨做的还要好,不仅如此而且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。

“难道苏羽疯了?”

“可是疯子怎么可能做饭?疯子怎么可能会想到用药膏关心我?”

“可如果不是精神受到了刺激,他又怎么会吃红花蓝果?”

马晓璐摇了摇头:算了别去想了,也许就是因为他精神受到了刺激,所以才会答应离婚,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,彻底的让自己自由。

让马晓璐所没有想到的是,苏羽做的饭菜居然如此可口,她足足吃两碗饭,还差点把菜汤喝完。

这时候马晓璐突然有一个非常奇怪的想法,让她有一种短暂的失落感:离婚以后,就吃不到这么可口的饭菜了。

第二天马晓璐的公司放假,平时的她为了躲避苏羽,往往都会以各种理由加班,或许只有让自己疯狂的忙碌起来,她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

可是今天马晓璐出乎意料的不想去加班,她想要知道这两天的苏羽究竟在干嘛,究竟是什么让他发生了这样的改变。

而更加让她惊奇的是,用了苏羽给她的药贴之后,原本淤青的地方仅仅一个晚上就全部消失了,并且皮肤还变得红润光滑起来。

当她起床的时候,却发现苏羽早就已经不在家里了,房间之中的床单干净整洁,被子也十分工整的叠好放在床上,阳台之上晾着前两天的那套被单。

苏羽一次次反常的举动都让马晓璐感到不可思议:难道他真的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?

茶几上的两百块钱依然没动,他又究竟去了什么地方?去做什么?

其实一大早苏羽就已经起床,洗好被褥之后,他就出了门,他要赶在日出之前到达海边,利用东边的第一缕紫气,继续炼化他的紫极灵瞳。

坐在海边的苏羽看着太阳不断的升起,随之深吸了一口气:虽然可以吸纳海气帮助自己筑基,可是速度还是太慢,如果能得到一些名贵药材,最好是千年以上的首乌或者是人参就好了。

而对于这些,东边海底的那一处阴眼,才是苏羽现在最为垂涎的地方。

随后整整一天时间,苏羽都在易福馆里面度过,先后来过几个病人,苏羽都一一为他们诊脉抓药。

不过让他感到好奇的是,今天居然有很多人来买板蓝根冲剂,仅仅一天不到,店里面的板蓝根就已经售罄。

而苏羽一定想不到的是,这一切都和昨天的那一则新闻有关,全市人民都在预防流感,板蓝根这一类的药,自然成为了抢手货。

又一次早早的关门回家,刚进家门就看见马晓璐在厨房里面忙活,但是他却没有说话,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闭目调息。

今天的修炼,又让他原本因为运行《手太阴肺经》损失的灵气恢复过来,他正在试图冲破筑基初期,再配合上《六道轮回经》到时候,他这个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应该就会比常人好上不少。

“咚咚咚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房门突然被敲响,马晓璐擦了擦手上的油渍打开了房门,却发现门外站着的是苏少威和另外两个膀大腰圆的男子。

而此时的苏少威手上拿着一个房产证,正用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看着马晓璐。

“哟呵,弟妹下厨呢?做什么好吃的呢?让我尝尝。”苏少威一边说着,一边不顾马晓璐的阻拦闯了进来。

马晓璐恼怒不已,这个人和苏羽简直就是一丘之貉,而相比较之下,苏少威的种种行迹,更加让马晓璐觉得恶心。

“苏少威,麻烦你出去,这里是我家不欢迎你。”马晓璐手里面拿着铲子对苏少威警告道。

“呵呵,是吗?那个废物呢,叫他出来,老子要告诉他,这套房子老爸已经答应给我了,明天你们就必须给老子搬走,要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。”苏少威底气十足的对马晓璐说道。

这套房子本来是苏羽结婚的时候家里面给的,不过房产证上却根本就没有苏羽的名字。

加上之前苏羽不断的被家族边缘化,苏少威稍微煽风点火,很容易就让苏岳伦彻底的放弃苏羽,回收房子自然也就不足为奇,毕竟谁会期望一废物今后有何大作为呢?

客厅里面的争吵引起了苏羽的注意。

“这怎么可能?这房子……”马晓璐有些诧异,她想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要收回房子。

看着马晓璐现在的表情,苏少威颇为得意的笑着说道:“没错,这个房子现在已经是我的了。不过我不介意你继续住在这里,但是身份嘛却需要调整一下,哈哈哈哈!”

苏少威的言下之意是什么,马晓璐心里面当然一清二楚:“苏少威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。”

苏少威对于这一句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,挑眉道:“卑鄙无耻也是一种美德,这都是跟你们家学的。你为了你们家的生意嫁给那个废物,难道就不卑鄙吗?不过我不会嫌弃你的,只要你跟了我,我相信你们家的生意一定会更上一层楼,即便你不答应,只要我亲自给你们家老爷子开口,我想凭借我这个天翔地产大股东的身份,你们家老爷子我应该不会拒绝吧?”

苏少威的一字一句,都让马晓璐在心里对这个人更加的觉得恶心。

当初就是爷爷以死相逼,她才会委屈嫁给了苏羽,而也确实因为这段婚姻,让当时濒临破产的家族公司,苟延到了现在。

而如今,倘若苏家真的彻底放弃苏羽,马晓璐又和苏少威翻脸的话,马家的公司肯定会遭到重创。

只要在这个时候,苏少威找到马家,以马晓璐作为条件,她相信爷爷一定不会有多余的犹豫。

此时的马晓璐看着苏少威脸都气红了,但是却毫无办法。

“什么味儿?是不是菜糊了?”苏羽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,皱着眉头嗅了嗅说道。

马晓璐顿时反应过来,锅里面还烧着菜呢。转身跑进了厨房,留下苏少威和苏羽针尖对麦芒。

“原来你这个废物也在啊,我还以为你跟个缩头乌龟一样的不敢出来呢。正好也省得我麻烦,我要告诉你……”本来苏少威是想理直气壮的告诉苏羽,这个房子现在是他的,让苏羽马上搬走。

可不料,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,苏羽却先开了口:“我也有事要告诉你。”

苏少威一愣,旋即笑着说道:“你是想求我把房子留给你对不对?我告诉你,门儿都没有。”

房子?身为一代仙尊的苏羽,会为了一套房子求人?金碧辉煌的玄羽宫,苏羽都不曾放在眼里,更不要说区区的一套房子。

反而现在苏少威要收回房子,也就意味着苏家彻底的要和苏羽断绝关系:小小滨海市的三流家族,也没什么好留恋的。正好可以了断这些烦人的人际关系,安心的修炼。

“还记得我给你说过什么话吗?”苏羽语气平淡的对苏少威说道。

“我管你说过什么话?我现在只知道你立刻马上给我滚蛋。”

“呵呵,如果你不记得我可以提醒你。上一次你来的时候我说过,再让我看见你,你就会是一个死人。”苏羽冷眼看着一脸怒容的苏少威说道。

“就凭你,你敢吗?我把脖子伸你面前你敢吗?”苏少威继续挑衅。

旁边跟着苏少威一起来的两个人也是讪笑不已。

“无知,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,你面对的究竟是谁。”

苏羽淡漠开口,随后一步踏前…!

想要免费阅读“天才邪医”后续全文,关注公众号“奕载文学”即可免费获取,更多古言、现言、原创、玄幻、都市、言情、娱乐、种田、科幻、悬疑、穿越、重生、宠文等免费小说尽在奕载文学。

从废柴少年到千亿富翁,他是如何实现逆袭?

 

 

相关文章
怎么和偏激的人分手 别硬来学会这三招和他和平分手

怎么和偏激的人分手 别硬来学会这三招和他和平分手

偏激是一种很可怕和恐怖的情绪,偏激的人很自我很有控制心。而且偏激还会导致多疑做傻事,如果你有一个偏激的男朋友那要赶[详情]

渣男标配八点说晚安 渣男标配的三种意思都知道吗

渣男标配八点说晚安 渣男标配的三种意思都知道吗

要想知道一个男生是不是渣男很简单,只有看看他有没有这些标配。渣男比较明显的标配就是在八点准时说晚安,八点才是夜生活[详情]

男友接吻看出真心 男生接吻有这些细节不是真爱你

男友接吻看出真心 男生接吻有这些细节不是真爱你

接吻可以不单单是享受是一种运动,接吻还有很多别的用处。例如从接吻看出真心,女生会和男友接吻。不少女生和男友都只是盲[详情]

离婚对小孩子影响多大 你的一时冲动会害了孩子一生

离婚对小孩子影响多大 你的一时冲动会害了孩子一生

婚姻是庄重是严肃的,但现在的男女却一点都没有把婚姻放在眼里。恋爱没多久就结婚,有点矛盾有点争吵就离婚。完全不顾及小[详情]

中老年人怎样追求自己的爱情 黄昏恋这样谈才有意思

中老年人怎样追求自己的爱情 黄昏恋这样谈才有意思

中老年人就应该孤独终老吗?中老年人就应该离婚不找吗。这种思想是非常不正确的,中老年人也有追求自己爱情的权利。面对爱[详情]

contact us

Copyright     2018-2020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